独卧窀穸

饿[舟渡/中途飙车]

攘攘行舟。:

*ooc是我的,全世界最好的他们是小甜甜的


*简单粗暴的题目意味夹带一辆没有坐稳扶好提示的小破车,新手上路,各位谨慎上车


*图片尽量调到能看清的字号了,如果看不清戳这个链接,评论也会补一下


http://a3.qpic.cn/psb?/V10qeKe744khFQ/6RCw1rKuP7Bcla8vhVooYT66RvKKV2UvwfoaHvu8vWk!/b/dBkBAAAAAAAA&bo=gAJBGO4CbBwRCXk!&rf=viewer_4




骆闻舟一觉醒来,觉得今年这场倒春寒冷得毫无道理。


倒也不是被连续创下了新低的天气预报洗脑,或者对冻僵在棉被外面的胳膊有所体会,而是发自内心地认为,这天冷得他受不了。


尤其是在看清抱着的东西的时候。


费渡此人深谙“乔布斯”、“巴菲特”、“科比”等人的鸡汤式作息时间表,无论骆闻舟如何施展赖床绝活,费渡都绝不肯和早睡晚起自成一套作息时间的骆大爷同流合污。


顶多,在天光已破,地毯上刚刚投下一个小小的辉耀倒三角时,揉一团被子垫进骆闻舟怀里,好让他怀抱着人工仿制的温香软玉,继续惬意地睡在一片沉沉黑暗中。


哪怕是大脑尚处于当机状态,下意识伸手捞来捞去时也不至于因为摸到空荡冰冷的床铺而作出一系列应激反应。


只可惜这点小恩小惠还不足以慰藉骆闻舟饱受蒙骗的一颗心,他面无表情地磨了磨牙,琢磨起这几天晚上是不是让费渡太好过了。


 


费渡推开家门时,电视机正越俎代庖替代吊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距离之近,就连十步开外的猫爬架也投照不到。费渡颔首一偏角度望得骆一锅小半张肉脸,一人一猫短暂对视几秒,凭借二锅间特有的心灵感应,他果断得出骆闻舟不小心睡着了的结论。他在黑暗中摸索着换上拖鞋,迈步时不忘体贴地抬高鞋底,让拖沓地板的声音无缘闯入某人耳中,惊扰清梦。


骆闻舟正闭着眼睛以一种极微妙的姿势卧在沙发上——他一只胳膊横卧起来垫在脑下,另一只则自然下垂搭靠在沙发边,两只长腿规规矩矩地叠在一起,屈着一点膝盖顶靠上沙发背。


这倒不是因为骆警官睡没睡相,而是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无论怎么躺在较之矮小的沙发上,都会显得格格不入。


费渡靠近的时候被他这副样子逗了一下,作为骆闻舟的御用摄影师他福至心灵,当即从善如流地划开手机屏幕,关掉闪光灯之后细致地找起最能凸显骆闻舟这张俊脸的角度,同时嘴角翘起一点不甚明显的弧度,心里自发感慨上今晚又有了发朋友圈的虐狗素材。


好巧不巧,在费摄影师投身于各种角度流连忘返时,骆闻舟这位连睡觉也颇为好动的同志在翻身之际,伸在沙发外的脚掌不小心碰到了电视遥控器,黑漆漆的匣子应声坠地,而他本人也就在此时掀开了眼皮。


“费总,我这个模特用着够赏心悦目的吧?侵犯肖像权这么多次,趁今天跟我结下费用。”


突兀响起的声音使得费渡的手本能的抖了一下,电视映照下的灯光暗沉缥缈,照不全发尾眉梢,但他还是注意到手机屏里骆闻舟渗着丝光亮的眼睛。


隔着一层媒介,两个人的视线轻飘飘地对上,费渡不躲也不闪——作为一名惯犯,他当然不会畏手畏脚的掩饰,更不会慌里慌张的开脱。


他不紧不慢勾起嘴角,悠然将手抬起叩响顶灯开关,暖光曳得他眼尾细细长长,一双桃花眼里笑意满盈。


“师兄,你指甲长了,我给你剪剪。”


 


骆闻舟现在有一种手脚都不知道要怎么摆放的局促感,只觉全身的神经细胞都蠢蠢欲动着,大有全体奔赴向脑门举行非法集会的趋势。


他的脚踝被费渡轻柔地托在手心,另一只空闲的手极具规律性地循着踝骨顺着足背向前推至,点到脚趾。干燥温热的指腹缓缓覆上脚趾根,然后费渡专注的眼神投在上面,他仔细地用指甲钳卡住指缝,由侧缘开始一点点卡着圆弧修剪到另一边。剪下的碎指甲从钳口脱落,稳稳当当下落在脚底铺着的纸片中央,纸片上的碎甲伴着咔擦咔擦的清脆声响一点点增加。


从始至终骆闻舟的视线没有从费渡身上偏移开一寸,哪怕此刻他耳根腾起来的阵阵烫意都快要把本人烧着了。


那视线一缩再缩,窄得只够一个费渡容身。


费渡矮身前将碍事的发丝细细拢起来,挽成一个马尾顶在后脑勺,没有了长发披在后面,他的肩颈露出圆润的弧线,后颈凸起一排振翅欲飞的蝴蝶骨,挠得骆闻舟心痒痒地不得安宁。


忽然骆闻舟感觉到脚上的力度撤了下去,再接着,他看见费渡直起弯月一样弓着的脊背,颈身一扬,近在咫尺,直视着,仰望着他。一双眼睛陷在晨昏颜色里,一点一点地透出光芒。


骆闻舟被蛊了一下。





极致欢愉过后,倦意逐渐侵占大脑,昏沉之际费渡朦朦胧胧望着上方骆闻舟尤挂着热汗的俊逸面庞,恍惚地展开声嗓:“…闻舟,亲亲我。”


骆闻舟闻声低下头,虔诚地吻住费渡的嘴唇,与他唇齿相依,温存地舔着唇尖。他感觉到和自己双唇接触的那两片软肉带着露水一般的凉意,它们微微颤抖,惶然如风中瑟缩的玫瑰。


下一秒,鬼使神差地,骆闻舟伸手碰了碰费渡胸膛——在靠近心口的地方留着几条蜿蜒怒张的疤痕,颜色早褪了。


费渡知道他在想什么,更不敢招他心疼。他无声地张开嘴,想说一些安慰的话,但骆闻舟突然顿住指腹,把两个人的距离缩短到鼻尖对鼻尖的程度。


费渡感觉到骆闻舟因方才的吻而变得湿润的嘴唇轻轻贴在他耳边,潮湿的呼吸占领他此刻全部听觉。


接着他感觉到骆闻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我爱你,费渡。”


 “我希望你好。”






事情变得轻松,像一个死结自己绷开了,一些曾经需要被解释的东西如今什么也不是,一切一扫而空。被揭开的疮疤放出脓血,遍体鳞伤的在烈日下曝晒,命运碾滚匍匐至他脚下,再往前的每一步都是平安喜乐。                     


而他们呢,会在这种光照的陪同下并肩前行,踩踏着生命能盛载的辉芒,把岁月的褶皱藏进微笑的纹路里——






再反复碾过。



【忘羡】《扬州鹤》(大修 · 集合)

泠依惜:

射日之征背景 · 忘羡




第一次写一个比较完整的故事,经验不足,很多地方做的不好,但因为真的非常喜欢这一篇,听了凝香的意见,进行了大修。重写了中间部分的剧情,其他地方也有捉虫~ 


已经全部修改上传完毕,做个整合=-=















应该不会有番外了,不过有别的惊喜=v=


 

【宜嘉markson】《海上花》预售

憑何說痛:

《海上花》 预售


预售时间:2月23日20:00-3月31日20:00


预售地址:《海上花》慿何說痛


🍉【本子详情见海报】


(特别制作的 帮我多看几眼回本)


🍓【需提前确认收货】


(如果能尽快达到下印所需量 大家就能更快拿到本子 预售和发货时间仅供你们参考供我拖延)


🍒【没有特典】


(懒)


🍅【图为设计效果图 实际上没那么厚


🍎【更多信息请在TB店内查看】


🌶【买一本不吃亏买两本不上当 提倡冲动消费】





海上花


试阅




一~十     十一~二十   二十一~二十七   二十八~三十四


三十五~三十九   四十~四十四   四十五~四十八   四十九~五十二


五十三~五十七   五十八~六十一   六十二~六十五   六十六~六十八


六十九~七十一   七十二~七十四   七十五~七十八   七十九~八十三


八十四~八十八   八十九~九十  九十一~九十五   九十六~九十九

我的心愿是鸟圈和平
我希望我喜欢的人都不要吵架
毕竟认识你们
都是修来的缘分

我去,我也笑死了!!!

Silence莫小野:

我每次看自己都会笑(可能是我笑点低)